中新社沙阿蘭3月17日電 題:一去未回的“好鄰居”、“好孩子”——探訪MH370航班機長、副機長住所記
  中新社記者 刁海洋
  沙阿蘭位於馬來西亞首都吉隆坡以西30公里處,是雪蘭莪州的首府。這裡空氣清新,綠草叢生,是一座靜謐的城市。位於市內的LAMAN SERI是一個擁有數百座住宅的高檔小區,馬航失聯航班機長扎哈里·艾哈邁德·沙阿一家就住在裡面。
  最近幾天,隨著“機長劫機”以及“警方調查機組成員”等消息不斷發酵,LAMAN SERI的寧靜被蜂擁而至的媒體打破。中新社記者17日上午在小區大門口發現,這裡有精緻的水池和平整的石板路,不時有高檔轎車進出小區。這些都顯示出此處絕非普通社區。
  出於安保考慮,小區禁止任何媒體進入,大部分驅車而來的媒體只得在草坪上蹲守。
  在一番苦等之後,中新社記者終於得以坐上一輛皮卡車進入裡面一探究竟。記者發現,小區內大多是獨棟別墅,街道整潔,草木環繞。扎哈里的家與周圍的房屋並無二致,白牆灰頂,門口還種有花草。
  開車的文森特陳對記者表示,他的裝修公司在扎哈里家附近做工,因此對附近的環境比較熟悉。他說,這幾天並未見過有人從扎哈里家出入。
  小區這幾天也加強了安保,扎哈里家附近有專人巡視。見記者欲舉起相機,陳先生趕緊阻止,“你要是拍,我明天就進不來了。”小區的安保可見一斑。
  對於有關扎哈里的各種傳聞,有當地記者表示,機長的政治傾向不足以說明他就是一名恐怖分子。
  有消息稱,扎哈里是反對黨領導人安瓦爾·易卜拉欣的支持者。而在3月7日執飛MH370航班前,他還前往法院,現場聽取了易卜拉欣因雞姦罪獲刑五年的判決。該媒體暗示,扎哈里可能因對現實政治不滿而選擇劫機。
  對此,這名記者表示,只有一家媒體報道了這件事,很難確認其真實性,並且雪蘭莪州許多民眾都是易卜拉欣的支持者,這在當地很普遍,機長本人並非“狂熱分子”。
  他還表示,所有他所採訪的鄰居都對扎哈里一家稱贊有加。他說,扎哈里愛烹飪,也愛參加社區活動,還時常給鄰居們做吃的。“一個跟他做了五年鄰居的人對我說,跟他做鄰居十分舒服,並且從沒聽他談論過政治。”
  從扎哈里家再行駛五公里,便到了副機長法里克·阿卜杜勒·哈米德位於PLATINUM的住所。這裡是一處以馬來人為主的中產階級住宅區。
  法里克家院門禁閉,只能透過院牆看到裡面併排停放著兩輛黑色轎車。法里克家附近有兩家托兒所,送孩子的家長們大多對記者表示,雖然住在附近,但此前並不知道自己家附近還住有一位飛行員。
  馬來西亞《新海峽時報》記者Firdaous這幾天一直在這裡蹲守,他說鄰居們對法里克的評價是“親切、虔誠以及謙和”。他說,法里克的父親在馬來西亞建設部工作,共有五個孩子,法里克今年27歲,是家裡的長子。他說,如果不上班,法里克幾乎每天都會到距離他家只有50米的一處清真寺禱告。
  下午一點半,法里克常去的清真寺里再次想起悠長的祈禱文,附近的穆斯林聞聲前來。二十分鐘後,同為穆斯林的Firdaous在禱告後對記者表示,在剛纔的禱告中,大家一起對失聯航班進行了祈禱。
  一位身穿傳統服飾的老者阿卜杜勒在走出清真寺時對記者說,“我和法里克的父親非常熟,他們父子倆對人非常友好,法里克是個很好的孩子。”當被問及是否相信法里克是劫機者時,阿卜杜勒說,“他為什麼要劫機呢,他有那麼好的家庭,又馬上要結婚,實在沒有理由劫機。”
  臨走前,阿卜杜勒說,“我剛纔有為法里克和所有機上乘客祈禱,我相信他們會早日平安回來。”
  截至17日,距離扎哈里和法里克二人最後一次離開家已經過去十天時間了。鄰居們尚無法在社區活動中看到熱心的扎哈里,法里克家附近的清真寺也沒有再出現他的身影。他們同MH370客機與機上乘客一同失聯,只留下兩處空空的庭院。(完)  (原標題:探訪MH370機長副機長住所記:一去未回的“好鄰居”)
創作者介紹

煲湯

yqpytlv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