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上就到聖誕節了,不少孩子的聖誕願望是獲得心愛玩具和糖果,而吳江革新小學10歲的小女孩小晴,她的願望卻有點特別:“我想讓好心人幫我捐點錢,因為我想讓我的臉快點好起來。”小晴是蘇州新市民,今年5月,父親用酒精爐為小晴燒早飯的時候,不小心將酒精灑到了小晴的身上,造成小晴的臉部和身上深3級的嚴重燒傷,小晴只好做起了“面具女孩”,而深感內疚的父親,則除了日常工作外,還在夜間做苦力賺錢,籌集女兒的治療費用。現代快報記者 韓小強
  10歲女孩不幸臉部燒傷
  昨天上午,現代快報記者在蘇大附二院的整形美容科見到了前來求醫的小晴一家,戴著白色面具的小晴,並沒有記者想象的那樣情緒低落,在醫院的走廊里歡快、好奇地到處打量著。
  小晴的老家是河南固始,9年前隨著在吳江盛澤打工的父母來到蘇州,現在是吳江革新小學的四年級學生。
  5月16日早上,小晴的父親用酒精爐為小晴做早飯,小晴就坐在桌子旁邊背書,當時酒精爐里的火小了,小晴的父親就用液體酒精為酒精爐加火,但不知道怎麼搞的,火苗一下子就躥到了小晴的臉上,小晴身上的衣服也被點燃了……
  小晴的父母立即將她送到醫院,經過診斷,小晴全身的燒傷面積為20%,而且是深3級的燒傷。剛開始,小晴眼睛腫得都睜不開。
  小晴在醫院里只住了17天,就花去了兩萬多元,她只好回家養病,但必須每天戴著面具。小晴很害怕照鏡子,因為她時常會被“嚇到”。
  堅強的她戴著面具上學
  9月1日,學校開學了,小晴雖然還在康復中,但是和父母吵著要去上學。由於治療的需要,小晴必須頭上戴著一個厚厚的彈力套上學,這種治療用的彈力套就像面具一樣,讓原本天真爛漫的小晴變成了同學眼中的“面具人”。
  記者瞭解到,小晴在學校里原來是一個活潑開朗的孩子,成績也很好。但開學之初,她很害怕同學們用異樣的眼光看她,人也變得沉默。不少同學都不願和小晴同桌。
  媽媽告訴記者,小晴很堅強,受了委屈都是自己扛。她學習很刻苦,雖然半學期沒有上課,但成績並沒有落下,而且她還很懂事,經常幫助媽媽做家務。小晴的事情很快引起了學校的關註,在老師的幫助下,小晴漸漸恢復了開朗的性格,同學們也漸漸接受她,並且為小晴進行了募捐。據瞭解,很多孩子捐的,都是省下來的早飯錢。
  父親做苦力賺醫療費
  自從小晴受傷後,小晴的父親趙師傅一直處於深深的內疚中,由於自己的失誤,讓女兒受了這麼大的罪,一向開朗的他變得沉默寡言,沒命地幹活賺醫療費。
  趙師傅原本在吳江一家印染廠上班,為了籌集醫療費,他沒日沒夜地加班賺錢,只要聽說有做苦力賺錢的活計,他都第一個趕到,有時候一天只睡兩三個小時,“幫一些廠里做勞力,一個小時15元。”好心的老鄉們只要有賺錢的活,都會叫上他,他說:“只要能治好女兒的臉,我吃多大的苦也心甘情願。”
  昨天中午12點多,帶著小晴看病的趙師傅到醫院食堂買了兩份盒飯給小晴和妻子,而他自己連稱不餓,堅持要趕回廠里吃飯,記者去食堂買了一份盒飯給趙師傅,這時,他才狼吞虎咽地吃起來,“為孩子看病,能省一點是一點。”
  蘇大附二院整形美容科的餘道江主治醫師告訴記者,深3級燒傷,只要面積超過一定範圍,自己愈合的可能性幾乎沒有,只能手術。
  餘道江告訴記者,小晴燒傷形成的焦痂,已經將半張嘴給粘連起來,對吃飯造成障礙,他們將在周四對小晴的嘴部進行手術。恢復一段時間後,再對孩子進行其他的整形手術,盡可能讓孩子好起來。
  “這個面具戴起來很不舒服,感覺很憋氣,很難受。”小晴看著自己以前拍的照片,問記者:“我能恢復得跟以前一樣漂亮嗎?”  (原標題:10歲女孩臉燒傷成“面具人”:我還能變得跟以前一樣漂亮嗎?)
創作者介紹

煲湯

yqpytlv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